• raybet押注raybet12生产企业拟新任质量受权人 基础知识培训班圆满结束
  • 协会专家赴四川南格尔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开展技术咨询服务
  • raybet押注医药保化品质量管理协会 第六届第五次理事会圆满结束
  •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国际新闻
    国际新闻
    COVID-19影响全球肿瘤临床试验
    发布时间: 2020-05-22     来源: 医药魔方

    COVID-19流行对全球大部分国家临床试验的正常开展造成了影响。为了评估这场公共卫生危机对于正在进行以及未来规划中的肿瘤临床试验的影响,美国癌症研究所( Cancer Research Institute,CRI)Vanessa M. Hubbard教授团队牵头以问卷调查和采访形式与全球肿瘤临床试验研究者进行了沟通,同时对IQVIA和ClinicalTrials.gov中的肿瘤临床试验数据进行了分析,以评估肿瘤临床试验当前的挑战、风险和未来可能出现的不利局面。该研究结果近日发表于《Nature Reviews Drug Discovery》杂志。

    2020年3月23日-4月3日期间,CRI和IQVIA对全球36个肿瘤临床试验主要研究者进行了问卷和书面采访调查。此外,IQVIA还对其负责的肿瘤临床试验(n>200)进行了分析,以评估影响临床试验开展的主要风险因素。

    调查分析结果显示,COVID-19疫情确实给目前仍在进行的肿瘤临床试验的患者招募工作带来了巨大影响,尤其是在美国和欧洲地区,只有20%和14%的研究机构能够按照正常速率招募患者。美国和亚洲均有20%的机构不再招募患者。


    注:以上调查结果基于22个研究主要负责人的反馈,其中美国10个,欧洲7个,亚洲4个

    对于那些患者招募效率低于正常水平的试验,研究者反馈最多的影响因素之一是患者护理,其他因素还包括治疗药物类型/给药途径、适应症、患者体能状态等。另外,研究者也担忧患者安全以及缺乏研究人员和资源。受访者均表示,无论试验设计的复杂性如何,对正在接受临床试验的患者进行风险-获益分析是最基本的考虑。


    注:13个研究负责人各自列出了影响正在进行临床试验患者招募工作的3个关键因素

    对于启动新的临床试验,研究者反馈的考虑因素也类似,患者护理、癌症疗法类型/给药途径仍是研究机构最为关注的。在进一步深入采访后,大多数研究者表示会对需要静脉注射给药的研究会予以重点评估考虑,口服疗法因为患者可以在家自行服药,研究者对这类研究的担忧要少许多。


    注:22个研究负责人合计反馈52个对新启动肿瘤临床试验的关键考虑因素

    由于COVID-19相关疾病占用了大量的医疗资源,作者们还调查了研究者如何处理应对临床试验监管和实际运营中的障碍。近60%的研究者认为COVID-19对患者随访造成了中度至重度影响(延迟或取消)。大约80%的反馈都认为实际操作与试验方法的偏离会造成监管机构对不完整随访数据的问询。很多研究者都与机构审查委员会或伦理委员会进行了沟通。委员会的关注点主要在于医疗人员的安全、方案违背/偏离、受试药物给药问题。


    注:22个研究负责人反馈了COVID-19对患者随访的影响,11个研究者合计反馈了IRB/IEC的30项关注要点

    在问及如何应对挑战以及确保患者安全时,主要研究者表示已经使用或考虑使用新技术来减少线下监测和患者个人访视,以尽可能到降低病毒暴露和蔓延风险,比如远程医疗、远程电子病历访问等。其他一些应对策略也包括将口服药物直接帮患者邮寄上门,以及避免使用免疫抑制剂类药物。


    注:22个研究负责人合计反馈了198项COVID-19疫情下的临床试验评估和监测策略

    IQVIA对其负责的超过200项肿瘤临床试验评估分析后发现,里程碑节点推迟是疫情给临床试验带来的最大风险,这个风险可能是多重因素延迟导致的,包括中心激活、患者招募、患者随访、数据收集清洗等。对ClinicalTrials.gov登记数据的分析结果则显示,超过200项干预性临床试验在3月-4月期间暂停。

     



    总之,尽管在样本量上有一定的局限性,Vanessa M. Hubbard教授团队的研究结果还是初步显示了COVID-19疫情对肿瘤临床试验的开展产生了重大影响。而从地域上看,3月-4月期间亚洲地区肿瘤试验患者招募受到的影响小于欧美地区,这可能与亚洲地区这段时间新确诊COVID-19病例数下降有关。作者采访到的4位来自中国的临床研究负责人(其中1位来自武汉)均表示,临床研究基础设施已经恢复到了疫情爆发前的水平或者4月底就能像之前一样完全正常运转。

    相比之下,接受采访的美国临床研究负责人则认为距离临床试验完全恢复正常运转还需要3~6个月的时间。一些欧洲的临床研究负责人则不愿意对临床试验恢复正常的时间点做出预测,因为一些国家仍然观察到了COVID-19确诊病例数字的上升。此外,鉴于缺少全面的筛查以及无症状病例流行的可能性,研究人员依据此前流感病毒流行的经验对COVID-19出现第二波流行高峰表示担忧。

    Vanessa M. Hubbard教授此次的调查分析结果与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最近对美国临床研究人员进行的调查声明以及其他试验发起人的声明一致,这些声明都提示了正在进行中的临床试验可能出现数据丢失或数据收集延迟的风险,以及启动新的临床试验面临患者招募困难的风险,而且也都提示了远程医疗对于医疗体系平稳运行的价值。

    参考资料:
    Samik Upadhaya, Jia Xin Yu, Cristina Oliva, et al. Impact of COVID-19 on oncology clinical trials. Doi: 10.1038/d41573-020-0009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