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aybet押注raybet12生产企业拟新任质量受权人 基础知识培训班圆满结束
  • 协会专家赴四川南格尔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开展技术咨询服务
  • raybet押注医药保化品质量管理协会 第六届第五次理事会圆满结束
  •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专家看点
    专家看点
    2019感动中国人物——顾方舟(“中国脊髓灰质炎疫苗”之父)
    发布时间: 2020-05-19     来源: 药智网

    5月17日晚,《感动中国2019年度人物颁奖盛典》在央视综合频道播出。众多英雄人物将“伟大”与“平凡”画上等号,用担当和勇气感动中国。



    其中,被称为我国脊髓灰质炎疫苗研发生产的拓荒者,14亿国人的救星,被称为“糖丸爷爷”的顾方舟成为了所有医药研发人员,特别是疫苗研发人员的榜样。



    感动中国如此评价到:
    舍己幼,为人之幼
    这不是残酷,是医者大仁
    为一大事来,成一大事去
    功业凝成糖丸一粒
    是治病灵丹,更是拳拳赤子心
    你就是一座方舟
    载着新中国的孩子
    渡过病毒的劫难

    的确,以当时中国的医疗水平,能迅速做出“脊髓灰质炎疫苗”可谓是艰难重重,万千压力承于肩,顾方舟却不负众望,奋勇前行。

    1955年,江苏南通发生我国有史以来第一次小儿麻痹症大流行,引起全世界的震惊。这场“大瘟疫”般的灾难,席卷了南通1680名儿童,病死率高达近28%,瘫痪率近70%。

    1960年前,我国每年有2-4.3万个孩子会患上小儿麻痹症,并且每年这个数字都在呈线性上升。

    患者多为1~6岁儿童,主要症状是发热,全身不适,严重时肢体疼痛变形,发生分布不规则和轻重不等的弛缓性瘫痪,俗称小儿麻痹症。可以说,当时的中国,全国父母都笼罩在恐惧的阴影中。

    而也正是在此国家危难之际,顾方舟临危受命研制脊髓灰质炎疫苗,克服技术与人员上的种种困难,日以继夜在医疗条件极其恶劣的环境下,仅耗时4年,可以说让全中国14亿国民,都免于“脊髓灰质炎”的困扰。

    1957年,顾方舟首次用猴肾组织培养技术分离出病毒,并用病原学和血清学的方法证明了I型为主的脊灰流行 。

    1958年,顾方舟从患者粪便中分离出脊髓灰质炎病毒并成功定型 ,为免疫方案的制定提供了科学依据 。

    1959年年底,国家采纳了顾方舟的建议,中国脊髓灰质炎活疫苗的研究工作展开。

    1960年,经过动物试验和人体试验,顾方舟带领团队研制出脊髓灰质炎活疫苗 。

    4年间,最让人钦佩的是“顾爷爷”那份舍己为人的无私奉献精神和那份对“科研”的制作不舍的坚韧劲。

    在当时,动物实验已经完毕,以猴子为主体的试验也已经完成,但整个疫苗研发过程中最大的困难来了,以当时的中国,如何完成那“临床试验”难倒了所有人,几乎实验组的人员都觉得可能进行不下去的时候,顾方舟却用震惊中外的方式,证明了他对科研事业的坚持(不鼓励),他把这些副作用还不明确的疫苗首先自己喝了下去,这位科学家是用生命在为全国的孩子们拼命,所有参与的科研人员在震撼之余,也选择跟随其脚步,全部喝下第一批疫苗。



    更震惊的是,针对“成人本身的抗体对脊灰病毒存在抵抗,高发的孩子才是重点”的问题,顾方舟含着眼泪,给自己的孩子吃了全中国第一批的脊灰疫苗,其它研究人员纷纷效仿。



    顾方舟对脊髓灰质炎的预防及控制的研究长达42年,是中国组织培养口服活疫苗开拓者之一,被称为“中国脊髓灰质炎疫苗”之父。而如今,采访当事人,顾方舟却只是淡淡的说到“我一生只做了一件事,就是做了一颗小小的糖丸。”

    恰逢如今,新冠肺炎的“肆虐”,让国人提心吊胆,世卫组织与国内众多专家对“新冠肺炎”定义的“与人类长期共存”,从侧面上与当年的“脊髓灰质炎”是如此的相似,全国人民翘首以盼的“特效药”与“疫苗”却迟迟未到,我想“临床试验”或许就是其最大的困难。

    近日,有关媒体报道,5月15日,国新办就新冠肺炎疫情常态化防控工作举行新闻发布会。
    国家卫生健康委副主任曾益新介绍,疫苗研发目前总体进展顺利,已经有一项重组腺病毒载体疫苗和4项灭活疫苗相继获得了国家药监局的批准,开展一期和二期合并临床试验。截至目前,5个项目一期二期临床试验共有2575名志愿者已经接种。其中,一期临床试验已累计完成了539名志愿者的接种,有的已经获得了初步安全性和保护性抗体产生的数据。二期临床试验已经累计完成了2036名志愿者的接种,正在开展全过程接种和安全性、有效性评价。如果一切顺利的话,预计今年7月将陆续完成二期临床试验。

    能如此迅速且顺利的将新冠肺炎“临床试验”进行下去,相信众多科研人员也是做出有目共睹的风险,对比当年,志愿者的行为也是受人尊敬,但笔者在此希望有关研究机构,不说能像顾方舟教授一样,但求能对大众及时、有效的公布具体的研究进展与困难且及时的与同行们进行交流,不求看懂,只求能看到疫苗研发中的每一份努力,如此才是民众所期盼的,也是对“科研事业”的尊重。